冰菊物语(冰菊物语古典舞)

古筝演绎《冰菊物语》花开无声落,人轻如菊轻如秋菊~

不争春色,不争香,不被吸引就紫黄。这大概是菊花最绅士的地方了。

唐代诗人郑谷有这样一首诗:

公子的儿子不要把菊花苗当成普通的野草,重阳节,菊花在寺庙里,打架。

露阳使菊花更冯润,池边池边芬芳,所以它从不羡慕寄生的瓦松不是很高。

菊花是秋天的花。

“人淡如菊”是一种平和执着的心态,拒绝霸气。

人如菊花般轻盈,这是菊花的从容与执着。

它有着“宁向香枝报老,不与黄叶共舞秋风”的坚定与执着,“花开花落我杀”的霸气更少。

这样的灯——

在荣辱、名利、诱惑中苍白,却有骨气。这样的轻盈,可以让我们打破烦恼,洞察世事,没落繁华,回归简单,从而达到“落花无声,人轻如菊,心简如简”的境界。

而在历代文人画家的笔下,菊花也是美、雅、凉、野、健、瑰丽或挺拔。

唐宋时期,有黄泉、赵昌、徐希、滕长友、邱庆余、黄聚宝。明代陈淳洒易、万南天创造性地发展了“无骨”素描。徐文长擅长用写意手法画菊花,使菊花清凉、稀疏、野放。青石岛和八大山人更擅长用笔用墨,不涂粉,用墨写生,或染有高远韵味。

现代画家赵、任伯年、吴昌硕等创作的许多优秀作品,使菊花的秋色精神超越了其他画家。

现代画家齐白石、陈半丁、潘天寿、李苦禅等。也创作了许多菊花题材的作品,成为后世学者的典范。

《东篱秋菊图》吴昌硕

菊花因其高度的完整性和高品质而受到高度赞赏。爱国诗人屈原用“早晨喝花木兰,晚上吃地菊”这句名言来讴歌菊花的高贵品质。金代诗人陶渊明不推崇李蓉,却推崇菊花;“方菊开设了姚林、宋庆严观专栏;与甄秀之同,卓是杰之精华。”。菊花入画稍晚,大致从五代开始。据绘画史记载,徐希和黄泉都画过五代菊花。菊花象征一种君子情怀,隐逸情结,人轻如菊。菊花的淡雅与冷峻,一直是士大夫最喜欢的品质,千百年来一直被画入画中。

《菊花》林风眠

吴昌硕

《菊道图》齐白石